【白话版】出师表(转)

http://www.dapenti.com/blog/more.asp?name=xilei&id=32770

  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,今天下三分,益州疲弊,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。
   你爹出来混,半道上给挂了;现在地盘又分三块,益州好像咱也罩不住了,这世道眼瞅着要杯具了。

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,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,盖追先帝之殊遇,欲报之于陛下也。
但是你爹留下的保镖还很忠心,出去砸场的那些二杆子也都不要命了,这些都是看在你爸往日给钱给女人的份上,现在想报答罢了。

诚宜开张圣听,以光先帝遗德,恢弘志士之气,不宜妄自菲薄,引喻失义,以塞忠谏之路也。
叔现在就希望你丫放机灵点,完成你爹的遗愿,让兄弟们也扬眉吐气;千万不要把自己当成不值钱的葱,把弟兄们的心给屈了。

    宫中府中,俱为一体,陟罚臧否,不宜异同。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,宜付有司论其刑赏,以昭陛下平明之理,不宜偏私,使内外异法也。
   你家里咱帮里,都是一起的,该批评谁该扇谁,一碗水端平;不好好干的,给咱整天惹事的,以及为人忠厚实在的,交给保卫科,该剁手的剁手,该发钱的发钱,这能说明你对大家都一样,你也不要偏谁向谁,让大家有亲疏之别。

侍中侍郎郭攸之、费祎、董允等,此皆良实,志虑忠纯,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。愚以为宫中之事,事无大小,悉以咨之,然后施行,必能裨补阙漏,有所广益。将军向宠,性行淑均,晓畅军事,试用于昔日,先帝称之曰能,是以众议举宠为督。愚以为营中之事,悉以咨之,必能使行阵和睦,优劣得所。
小郭,小费,小董,人都实在,事情办的周全,你爸特别看得起,叔认为帮里的大事小情就交给他们;二杆子老向,性子好得很,人也猛得很,能打能杀,你爸说过“能干”,不行就提拔一下,叔觉得砍人的事就交给他,肯定能扩大咱的地盘,以后没人敢惹咱。

   亲贤臣,远小人,此先汉所以兴隆也;亲小人,远贤臣,此后汉所以倾颓也。
   帮里开始为啥红火得很,还不是一直拉拢实在人,撵走没本事的,后来为啥被别人逼得走投无路,还不是身边都是一群光会耍嘴的人。

先帝在时,每与臣论此事,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、灵也。侍中、尚书、长史、参军,此悉贞良死节之臣,愿陛下亲之信之,则汉室之隆,可计日而待也。
你爸每回跟叔扯闲篇的时候,把个胸口能捶青,侍中、尚书、长史、参军,都是叔的拜把子,你一定要相信他们,咱发扬光大就有戏了。

   臣本布衣,躬耕于南阳,苟全性命于乱世,不求闻达于诸侯。
   叔本来是一个种地的,在南阳有一亩二分地,在这个人砍人的时代,叔不想砍人,只希望不被人砍。

先帝不以臣卑鄙,猥自枉屈,三顾臣于草庐之中,咨臣以当世之事,由是感激,遂许先帝以驱驰。
你爸不嫌叔怂,三天两头地往叔屋里跑,问我如何管理帮派,我感激得眼泪哗哗的,从此跟着你爸四处砸场子抢地盘。

后值倾覆,受任于败军之际,奉命于危难之间,尔来二十有一年矣。
后来本帮被人火并,叔死命硬抗,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。
   先帝知臣谨慎,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。
   你爹知道叔精的跟个猴一样,所以挂之前把大事都交给我

受命以来,夙夜忧叹,恐托付不效,以伤先帝之明,故五月渡泸,深入不毛。
自从换了你当新扛把子,叔天天睡不着,害怕把老大的心给屈了,所以五月份领着弟兄们开着船过了泸河,到那个鸟都不拉屎的地方,把该摆平的都摆平了。

今南方已定,兵甲已足,当奖率三军,北定中原,庶竭驽钝,攘除奸凶,兴复汉室,还于旧都。
现在南方没人敢胡成精,咱的手下也个个兵强马壮,应该好好让兄弟们,放松一下。再把中原打拼回来,把那些没良心的,耍奸偷滑的统统拾掇了,把咱那些长老级人物重新扶起来。

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。
这样叔也就对得起死去的你爸了。

至于斟酌损益,进尽忠言,则攸之、祎、允之任也。
至于啥事咋弄,好话坏话,就靠攸之、祎、允。

   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,不效则治臣之罪,以告先帝之灵。若无兴德之言,则责攸之、祎、允等之慢,以彰其咎;
   这一回叔是去砍那些王八蛋的,砍不成回来你咋办都行。如果没人给你说好话,叔就找攸之、依、允,还不信丫们能翻了天了。

陛下亦宜自谋,以咨诹善道,察纳雅言,深追先帝遗诏。臣不胜受恩感激。今当远离,临表涕零,不知所言。
你也应该好好地想想你爹的事。你叔我这里肯定很感激。行了,叔马上就要闪人了,眼泪哗哗的,都不知道胡咧咧了些啥东西。

三句话遗书:不管2012是不是扯淡 – 黄贱人 – 19楼空间

三句话遗书:不管2012是不是扯淡

继“三句话情书”之后,又兴起“三句话遗书”活动。

看了半天,有微笑,有哀伤,又有温情,特整理如下,向这些可爱的有才的中国网友们致敬!

三句话遗书:不管2012是不是扯淡

以下是网友们回复的遗书:

1. 爸,你放心

等我碰上邓丽君阿姨

我一定给您拿签名!!


2.
帮我喂喂楼下那只不会爬楼梯的小猫吧

上次我买了带鱼它跟了我整整一路

我却狠心一个人上楼了

继续阅读“三句话遗书:不管2012是不是扯淡 – 黄贱人 – 19楼空间”

囍游记的微博 新浪微博-随时随地分享身边的新鲜事儿

隐晦,差点没看懂。

啊圣僧您好,小人久闻圣僧与几位高徒法术高强,不知可会治病医人之术?哦是这样,我老母亲今年六十一岁了,停经也有十几年了,零八年戴了五个环,去年精神头倒是越来越好,但一直有阴道少量流血现象,而且脾气暴躁,全身敏感,哪都碰不得,请问这可是有什么问题?

通过囍游记的微博 新浪微博-随时随地分享身边的新鲜事儿.

你们这群没良心的 – 黄贱人 – 19楼空间

你们这群没良心的

20岁那年,离开杭州的时候,我把多年来收到的信都扔在了楼下垃圾筒中。

其中,包括十几封的情书。

而现在想起来,无比蛋疼,当时脑袋肯定是被门板夹坏了。

我如此自恋从此却也生无可恋了啊。

而当年那些写过生生世世,永永远远,灰我不嫁的小丫头骗子们,如今早已是几个孩子的妈了。

这不禁让我仰天长啸内牛两碗面。

点解?这是点解吖?

做人怎么可以不讲信用的啊?

哪位好心滴爱好文学滴捡破烂滴大婶啊,如果当年你曾捡到又未丢弃的话,请你还给我。

我要捧着情书,挨家挨户,讨要情债。

我要当着她们老公的面大声滴念出来。

我要拍着她们男人的肩膀宽慰说这都是年少无知,做了些不该做的,别太小气哈。

啊,我揍是这样子的狭隘,我揍是这样子滴狂放不鸡。

揍我吧,漂洋过海来砍我吧,信春哥,俺不怕。

但直至昨日,我加入了中学同学的QQ群,在群里遇见了她。

她说,hi,这莫多年,你还好吗?

我装酷,没理她。

她又说,我好几年前找过你,你家没人,他们说你结婚了,孩子都有了。

W靠,我终于忍不住跳了出来,妈的,是哪个王八蛋造的谣?

她说,你奶奶说的。。

啊。。罪过罪过。

奶奶啊。。你老人家孙子太多了真不好。。不管是结婚的,还是有孩子的,都是我的哥我的哥啊。。捶胸顿足ing。。

而春节时你老人家居然还敲着我的脑袋怪我不成家,敢情这家,都已经被你拆没了啊。

更难怪我那么多的仰慕者一瞬间都统统伤心离去,随便嫁为人妇了。

而我却不能责怪她们没有做到持之以恒,毕竟在那么伤痛欲绝的状况下,是比较容易做出错误滴决定的。

唉,不提了,全是泪啊。

然后,她又说,我空间里有结婚照和宝宝的照片,你去看看吧。

于是我就去看看了。

也就几张旗袍照,很有川菜馆迎宾小姐的范儿。

但我违心地安慰她,这莫多年,你还是没变。

她很谦虚地表示,老了,黄脸婆了,照片是PS过的。

呀,PS过的还这么抱歉。。

奶奶。。莫非当年你是故意装的糊涂?。。

通过你们这群没良心的 – 黄贱人 – 19楼空间.

可曾记得爱

转自 黄贱人 可曾记得爱 难得的正经文章,煽情又不矫情。

在那个刻桌铭志的年代,有位同学,他在桌子上刻了个“早”,后来他早恋了。

于是又在桌子上刻下那女孩儿的名字—-“洁”。

但他还不满意,觉得这样明显不够表达自己鸡血沸腾的爱。

所以他又纹在了手臂上。

他们相爱了很多年,但最终也还是over了。


他后来去过很多地方,换过很多的女朋友,手臂上的“洁”有天也被他偷偷改成了“浩”。

他对别人说,这是纪念他死去的兄弟。

再后来他连那姑娘的模样也渐渐模糊了。

也只有在看到纹身时,他才会突然怀念起那个曾经趴在他怀里哭泣的她。

只是她,再也不是他的了。

继续阅读“可曾记得爱”

下一代,多保重!

女朋友最佳姓名。1,股票界:张婷。2,电影圈:朱颜。3,房产商:曹芳。4,公务员:沈倩。5,石油公司:章佳。6,诗人作家:霍绛。7,媒体记者:游虹宝。8,互联网:范蔷。

@宁财神:昨天半夜跟几个导演和制片人看阿凡达,散场之后,气氛诡异,沉默,沮丧,几乎没人聊电影,都被震傻了~

“教育产业化”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让我醍醐灌顶:校园里走动着的不是祖国的花朵,而是一沓沓人民币。

白岩松:今年我们去美国去看新闻博物馆,在博物馆里头有一个触目惊心的东西,它是2001月9月12日那天各个国家报纸的头版,所有的头版都是9·11,只有我们的是领导的接见。

卡梅隆式的爱情,1997和2009。男主角一定叫杰克。男女见面都说:i see you

十年前的华东师大教授陈永明,认为社会应该把握韩寒、拯救韩寒。十年后,社会已把无数学生把握成了房奴,而韩寒却在拯救社会。

卡梅隆:“科幻电影是个好东西,你要是直接评论伊拉克战争或者美国在中东的帝国主义,你会惹恼很多人。但在科幻电影里用隐喻说这个事,人们看完了才意识到他们站在了伊拉克一边。”

【三人行必有硕士】1月9日,一百四十万考生走进2010年全国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考场,较去年增加百分之十三。在这一百四十万考生中,最终录取名额为四十六点五万个,录取率为百分之三十三。

境界:一个好记者只有一件事要做——说出真相(克朗凯特语)。一份好报纸只有一件事要做——不惹麻烦(清远日报总编辑潘伟语)

香港是什么都可以做,除了法律不允许的;新加坡是什么都不能做,除了法律允许的;台湾是什么都可以做,包括法律不允许的;大陆是什么都不能做,包括法律允许的。——唐从圣在《全民大闷锅》里模仿李敖

还是得有钱。我要是有孩子,真不敢像郑渊洁那样,爱学学,不爱学拉到,实在不行还有爹给你撑着。一想到孩子以后要学那么多扯蛋的课程,考那么多一辈子也用不上的试,心里就替它难过。我小时候,南北方山区农村都混过,有一个极其快乐的童年,现在只能道一句……(via:@宁财神)